“愣着干什么?等着人死?”景云哲双眼目光寒气迸射,周围的医生护士都吓得不轻,忙着把人送到了抢救室那边。

阮惊世等人都走了,他才走,双腿灌了铅一样,一步走不动。

经过抢救安然从算是醒过来了,睁开眼的时候安然在景云哲的病房里面躺着,也是为了照顾安然方便,陆婉柔不是故意要给阮惊世找麻烦,但现在的情况是安然根本不想见到阮惊世,他们在一起,安然醒了要是被气过去呢?

陆婉柔对阮惊世的印象本身不好,现在更加的不好了。

安然睁开眼最先见到的是阮惊世,那时候安然的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,扭过头看到景云哲和陆婉柔,安然的脸色才好一点。

她没生气,生不起这个气,气死过去也不一定有人心疼。

陆婉柔看安然醒了,马上走了过去,阮惊世握着安然的手,看到安然睁开眼睛他的手才渐渐松开,安然往回拉,他怕安然再晕过去,医生和阮惊世说在有这样几次,人的心脏如同老了十几岁,以后人和心衰差不多。

一天之内安然是晕厥两次的人,这种情况很少见,也最伤身体。

阮惊世害怕安然再出事情,手不敢在握着。

之前陆婉柔叫他松开几次,几次他都无动于衷,一直握着安然的手,有电话都不接。

安然把手拿回去看着陆婉柔:“谢谢。”

说起话安然有气无力的,就是感觉不没有力气。

穿死库水白丝女孩迎接夏天

陆婉柔笑了下:“跟我还客气,没事了,医生给检查了,没有什么事,一会我给准备点东西吃,的手机我找到了,警察给我的,说是还能用,真是抗摔。”

陆婉柔打趣道,安然也笑了,但这种笑太勉强了。

“真难看!”阮惊世在一旁补刀。

安然看也不看他一眼,注视着陆婉柔:“我要和我哥说话,找我哥的电话,欧阳轩。”

陆婉柔就按照安然说的,打了个电话给欧阳轩,之后给安然放到耳边。

“哥。”电话接通安然叫了一声,声音就和平时没去别。

欧阳轩那边正做饭,用耳朵夹着手机问:“回不回来?”

“先不回去,这边云端家里没有人,我要留在这边帮忙,知道,惊世什么都不会。”

“那吃饭了么?”

“还没有,饿的我都没力气说话了。”

“呵……那一会去吃点,别饿着自己。”

“和爸妈说一下,我这两天尽量回去。”

“不着急,爸妈说要住一段时间,这边的环境不错。”欧阳轩那边要起锅了。

“我要起锅了。”

“那我挂了。”

安然这才把电话挂了。

“麻烦了。”

安然和陆婉柔说这话,喘了口气,长长的,一点力气没有。

陆婉柔抿了抿嘴唇:“我去买点吃的过来。”

“嗯。”

安然也不饿,但是不吃也不行。

陆婉柔走了安然也不睁开眼睛,她就好像没睡醒一样,闭着眼睛毫无反应。

阮惊世靠在一边坐着,一直等到陆婉柔回来,他都没动过。

进了门陆婉柔把粥给景云哲送去:“自己能吃么?”

景云哲有心说不能,肺病本身就矫情,可看安然的样子,如果阮惊世喂她,她是打算饿死了。

“没事。”景云哲端着粥,手已经处理过了,这次医生长经验了,直接埋了个针头在手背上面。

景云哲端起粥细嚼慢咽的吃,陆婉柔走到安然身边:“能起来么?”

安然觉得没什么事了,只是看到阮惊世心情就会不好。

摔的那两下,差点要了她的命,她的心情就算是装的好一点,她也装不出来。

“没什么事了,我自己可以,帮忙扶着我起来。”

安然说着自己已经开始要起来了,阮惊世起身去扶安然,安然用力推了一下阮惊世,一眼都不看阮惊世,她也没发火,就是不想和阮惊世说话,也不想看见阮惊世。

阮惊世被推开也没生气,注视着安然,怕她身体不好。

“出去吧,别让我看见。”

安然不想看见阮惊世,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好像是心被伤了似的,疼的不行。

她身体疼,但心更疼。

阮惊世没说话,也没走,坐在一边坐下。

看着安然吃。

安然吃不下去,吃了半天才吃了一口,她也想多吃一点,但就是吃不下去。

陆婉柔看着安然硬是吃,一边看都看不过去。

“要是不饿,先放着一会我让人做一点汤给。”

其实说是让人,没什么可让的,她要去摆脱司机买,然后她来做,东西还不是现成了。

挺麻烦的。

但是为了安然,陆婉柔愿意试试。

两人的感情不是多好,但她看安然总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。

安然确实吃不下去,可扔了又浪费。

“别扔,一会我饿了吃,天气这么冷,也不会坏。”

安然把手里的粥交给陆婉柔,陆婉柔愣了一下,接过去还说:“这么会过日子。”

安然有些累,粥交给陆婉柔就想躺下,一动岔气的地方还是疼,脸立刻白了,豆大的汗珠子从头上往下滚。

安然咬着牙,心里恨自己,真是不争气,岔气还能怎么样?也至于晕死过去,还出这么多的汗。

可是真是要疼起来,就跟要人命似的,安然靠着就不敢动了。

阮惊世立刻起身站了起来:“叫医生。”

司机忙着去叫医生,安然靠在床头不敢动,阮惊世走过去:“那里不舒服?”

安然看着他,不想说话,什么都不想说。

阮惊世又气又恨的:“到底哪里不舒服?”

“看不出来么,肋骨。”陆婉柔气的:“都什么样了,还朝着她发气。”

阮惊世立刻坐下了:“怎么办?”

陆婉柔也不知道怎么办,站在一旁摇头:“我不知道。”

阮惊世看着安然,双眼比安然还痛苦:“知道?”

安然摇头,她要是知道就不会这么痛苦了。

正当这时候,医生从门口进来了,看到安然痛苦的样子,迈步朝着安然走去,绕到安然后面,就要抱安然,阮惊世起身站了起来,推了对方一把,把对方踉踉跄跄推了个跟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