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样拖着不领证,总觉得哪里不太好。闪舞

   纪音偷偷看向顾雨泽。

   这种事情,他不提,她也不会着急的。

   怕太心急了,会让顾雨泽不高兴。

   顾雨泽道:“之前一直跟纪音说,什么时候带她回去,看看她爸妈。我想等看完了她爸妈回来,再去领证。”

   跟纪音的父亲是很好的朋友,顾雨泽觉得,不太纪音去看看他爸妈,他实在过意不去。

   听到顾雨泽提起这个,纪音微微一愣,惊讶极了。

   她还以为,这件事情他已经忘记了,却没想到,都记在心上。闪舞

   更没想到顾雨泽原来一直在等这个。

   傅玲珑道:“去看看也好。”

   纪音爸妈走得早,这事似乎一直是她心中的一个结。

   顾雨泽带她去看看,也许,她能够想开一些。

   浅栗色短发少女的户外冷色系图片

   吃过饭,纪音跟着顾雨泽回到楼上,她看着顾雨泽,道:“你真的要陪我回去啊?”

   为什么,她会这么期待?

   顾雨泽看了一眼纪音,“你不是一直想回去吗?一直没找到机会。所以,想在结婚前,带你去一次。”

   只是,她现在肚子大了,实在不适合奔波那么远,所以顾雨泽才一直没提。

   提起回去,纪音的内心有点忐忑,一晃,都这么多年了。

   跟顾雨泽在一起的这几年,时间倒是过得很快。

   她望着窗外,叹道:“也不知道那里的一切怎么样了。”

   她既想回去,又害怕回去,怕看到爸妈都已经不在了。

   记忆里一直是个小女孩,可如今,孩子都能在肚子里踢她了。

   顾雨泽说:“去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   春节过后,顾雨泽和纪音在这边住了些天,反正公司放假,他暂时也不用去工作,陪着纪音玩了几天,也四处逛了逛。

   节后,顾雨泽回去江州上班,纪音还留在这边,住在傅玲珑那里。

   离开顾雨泽,她很不习惯。

   虽然平时在家,也是他上班,她在家里等,但,现在,两个人的距离,还是隔得有点远。

   只是,顾雨泽一向忙,她实在不想给他添麻烦。

   有时候无聊了,会跟着傅玲珑去叶繁星那里。

   叶繁星平时都要工作,但时间自由,有时候会在家里。

   纪音发现自己到了这边,不用每天都把心思放在顾雨泽身上,倒是可以关注一下工作的事情。

   叶繁星坐在沙发上,道:“你之前那个剧,我给你留着呢!之前我跟三哥商量了一下,他让我给你留着。”

   他们公司投资了一部分,反正项目都立出来了,往后延一下,也没什么。

   取消了,还挺可惜的。

   纪音道:“我还以为已经取消了。”

   叶繁星道:“你是喜欢演戏的人,我看以后,估计你不来演戏,也没什么想做的吧。”

   “小舅妈,你太了解我了。”纪音说:“你让我做题什么的,我都觉得好痛苦,但让我演戏,我挺开心的。”

   “那就好。”叶繁星说:“平时吧,你还是可以多做做你喜欢的事情。在江州,不会是每天都守着顾雨泽吧?”

   “”纪音低下头,好像,也差不多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