傅思阳看着她这样,把东西都收拾,拿走了。

她听到他走出客厅的声音,埋在沙发上,脸很热。

没一会儿,傅思阳走了过来,把受伤的她从沙发上挪到了卧室。

雨儿道:“我的图还没修完。”

“你还是睡觉吧,明天再修。”

“那你们公司的那些图,不着急啊?我都拖了这么久了。”

“不着急。”傅思阳道:“我给你放假。”

“……”她靠在自己的枕头上,傅思阳把兔子塞到了她怀里,自己去洗澡了。

雨儿坐在床上,望着这只陪伴了自己很久的兔子。

记得以前的时候,她去傅家,特别喜欢蹭傅思阳的床。

很喜欢跟他一起睡。

那时候两人关系好,又都是小朋友,也没想那么多。

唯美写真搔首弄姿

但也知道,这件事情每次被爸爸和傅叔叔知道了,傅思阳都会被教训,她也会被父亲教育。

后来,她就养成了抱着兔子一起睡的习惯。

好像抱着小兔子,就跟她的阳阳哥哥一起睡了。

后来每次出差,她都会把小兔子抱在身边,这次是个意外。

跟他一起出去旅游的这些天,她没有兔子在旁边,经常会睡不着,就是傅思阳陪着她。

他总会耐心地把她哄睡了,才回到他自己的床上。

有时候,人总是习惯性依赖什么。

但现在,她依赖的,似乎已经不是眼前这只兔子了。

傅思阳洗完澡出来,看到她还抱着兔子在发傻,道:“怎么还不睡?不是把你兔子给你了吗?”

她说她喜欢抱着兔子睡的事情,他都记得。

所以刚刚特地给她的。

雨儿道:“可是老公,我想你哄我睡。”

“你是小婴儿?”他很嫌弃的样子,虽然如此,但还是走了过来,在她身边坐下,用无奈的眼神望着她。

雨儿主动握住他的手,“这还不是你惯的?”

“是,我惯的,我认。”傅思阳笑了。

雨儿看着他在身边,道:“老公,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的事情?小时候我每次去你家,哭的时候,你最喜欢哄我睡了。我那时候怕黑,怕一个人睡,去你那里,你每次都会一边嫌弃我,一边哄我。”

“……”傅思阳怎会不记得这些?

他看着雨儿,道:“从小到大,我就没见过比你更麻烦的人。”

连糖果都没她这么娇气。

“那你是怎么受得了我的?又是怎么喜欢我的?你出国这些年,是不是就是为了躲我?”她瞪着他的眼睛,仿佛看穿一切的眼神。

“你又开始了?”傅思阳无语地道。

大晚上他可不想陪她玩游戏。

雨儿抱着他的手,说:“那你在国外这些年,过得怎么样?有想过我吗?想过几次?有没有想过,要回来看看我?”

他们本来应该一起长大,可现在,她对他离开的那几年,充满了好奇。

傅思阳看着她的眼神,里面写满了期待,他没出声,低下头,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。

雨儿张大眼睛看着他,“你是不是又想蒙混过去啊?”

他每次都不回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