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他的心告诉他,那是他的东西。

就像是在那无数个梦里,他把那把簪子给了一个看不见面容的女人。

所以,理所应当。

连带着那个女人,都该是他的人。

这般想着的时候,他看着宣云脂离开的背影,眼中一抹红色的妖艳之色快速的翻滚。

在网民的一阵喧嚣同情中,夜幕渐渐降临。

回到小区的住宅,走过一个宽阔的巷子。

司机跟小张被她早早的打发走了。

因为面临换角跟剧本调整的原因,剧组这几天停止修整,所以她没有回酒店,反倒是回到小区的住处。

乌云蔽日,让天色显得更加的昏暗。

只有几缕月光顽强的透过乌云照射下来。

带出了几缕浅淡的月光。

一个清纯美女夏休学生时代

直至在小巷的前方,传来混乱不堪的脚步声,还有三五成群吆五喝六的声音。

他们迎面走来,有几个人的手里握着酒瓶,似乎,是喝酒了。

她低垂着眼眸,像是没有看见迎面走来的人,仍旧往前走。

直至被一个醉汉拦住

“吆,美女,一个人?”

话语流里流气,眼神猥,亵。

上下打量宣云脂的目光带着一股说不出刺目。

她勾勾唇

“嗯”

淡淡的应了一声。

那个大汉往她身边靠的更近了,眼神更加晦暗,猥,亵。

一股醉醺醺的酒气扑面而来。

“不如,去跟兄弟们快活啊。”

宣云脂沉默半响突然嗤笑出声

“谁派你们来的?”

淡淡的声音落下,讥讽之意充斥在话语中。

那个醉汉眼中一厉,分明就是在装醉。

“臭娘们!”

跟着五六个大汉突然聚拢过来。

宣云脂垂眸想着,按照原本发展,宣云脂被流氓威胁发展,是应该至少在半年之后,但是现在提前了。

是不是说明梦雨文这个女人她也快要见到了?

这么想着的时候,一只不安分的手想要占她的便宜,伸了上来。

宣云脂抬手一把攥住,红唇带出漠然的笑意。

轰隆一声,一个背肩摔,一个壮汉被她狠狠地摔在了墙上。

她出手,从来都是狠的。

五分钟后,她拽住最后一位壮汉的衣领,用力像是撞钟一样,把他的脑袋撞在了墙上。

只听到一声闷哼,跟着哗啦啦的鲜血留下,人,便昏了过去。

天空中,被乌云遮住的月亮渐渐敞开。

散淡的月光照着这个小巷,一地痛不欲生的壮汉,还有一个女人站在正中央的位置,红唇撇撇好似没有将其放入眼中。

吱啦,只听急刹车的声音。

一辆黑色的商务车,停在了小巷的尽头。

宣云脂挑眉,歪歪脑袋。

跟着,便看到副驾驶上有人走下来,唐一一身黑色西装,头发梳的一丝不苟,整理了一下西装,向着她的跟前走来。

在几步之遥的位置站定,

“宣小姐,司先生请您。”

宣云脂眸子在那辆商务车跟唐一的身上来回的转换。

突兀的的道

“唐先生有没有打算换一个人跟着?我开两倍的价。”

唐一没想到宣云脂会突然说这个。

一愣,故而温和的笑道

“唐一从未想过这个问题。”